印专家:印度忙于应对疫情和衰退 中国却更进了一步

苏萨·辛格:和美国一起抗衡中国?我们印度更想要“独立自主”

[文/苏萨·辛格  印度新德里政策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  译/观察者网 由冠群]

在寒冷的冬季,尽管中印两国军队仍然驻扎在15000到18000英尺高、气温下降到零下31华氏度的地方,但两国之间的喜马拉雅山冲突已缓和下来。可随着冰雪消融,长达8个月的军事对峙将重新开始。

当新德里正忙于应对疫情肆虐和经济衰退的双重挑战时,北京更进一步,在距离最初爆发冲突的加尔万河谷约1000英里远的另一边境地区阿鲁纳恰尔邦(译注:即我国藏南地区)营建了一个新的村庄。

1月,印度和中国士兵在距加尔万大约750英里远的锡金北部纳库拉地区发生了一场非致命冲突。然而到目前为止,印度总理莫迪基本上未对中国问题发表任何看法。由于无法确定今年夏天中国人会做什么,新德里一直在向自己的朋友和伙伴寻求支持和帮助,而它的重点求助对象就是美国。

莫迪努力经营自己与美国前总统特朗普的私人关系,终于在特朗普离任时获得了一份临别赠礼。特朗普政府在1月份的第一周解密了原本打算保密30年的“2018年印太战略”,其潜在目的是约束继任总统的中国政策。不过,尽管这一战略可能会让新德里的一些人宽心,但印度却不能公开表态支持这一战略,这主要是因为该战略对印度自身的军事和经济能力提出了过高要求。

《印专家:印度忙于应对疫情和衰退 中国却更进了一步》美国外交政策网站刊登本文

这份战略文件并不令人太感意外,但特朗普政府设想增强印度实力,使其能够与其它国家一道“制衡中国”这一信息,的确是给新德里战略家们的一大福音。这份文件阐明的目标是确保印度保持其“在南亚的卓越地位,使其在维护印度洋安全方面发挥主导作用,加强其与东南亚的接触,扩大印度与该地区其它美国盟国和伙伴国的经济、防务和外交合作。”如果这还不够,该文件还设想美国“通过外交、军事和情报渠道支持印度,帮助印度解决其与中国的边界争端和水源纠纷,其中包括布拉马普特拉河(译注:即中国境内的雅鲁藏布江)和其它可能被中国改道的河流。”

然而,这份文件的过早解密对新德里来说却是一个小小的尴尬。这份文件显示出,印度吸引美国的主要原因不是印度自身有什么优点,而是它能在对抗中国影响力方面起作用。一直强调奉行战略自决和独立自主外交政策的新德里公开强调,它与任何一个国家发展关系(一般被解读为是美国)都不是为了遏制其它国家,换句话说,就是中国。2019年6月,印度外长苏杰生(S.Jaishankar)在与美国外长举行的联合记者招待会上表示,自由开放的印太概念是“为某件事,而不是针对某个国家。”

目前的地缘政治形势迫使印度寻求与志同道合的国家建立强有力的伙伴关系,以应对中国在其边境的现实威胁,但印度仍不希望自己被视为是美国的爪牙。强硬的现实主义者会争辩说,在中国对印度如此敌视的情况下,印度应理所当然地抛弃伪装,承认自己是美国的盟友。但迈出这一步将缩小印度与中国的谈判空间,而此时新德里仍拒绝与北京直接对抗,还对外交接触抱有希望。此外,让印度完全依赖美国将严重收缩印度的战略空间。

印度长久以来一直奉行不结盟主义,但新德里目前的想法却受制于一个悬而未决的权力悖论。美国希望有一个强大的印度去抗衡中国,但印度只有在弱小时才会去积极寻求朋友和伙伴。一个强大的印度更愿意利用战略空间去执行独立的外交政策,希望自己能在大国间纵横捭阖。如果中印边境的紧张局势突然平息下来,印度是否仍会对印太合作抱有同样的热情?毕竟,印度仍积极参与了中国主导的上海合作组织,而且还是中国领导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最大借款国。去年,中国再次成为印度最大的贸易伙伴,使美国在两年后再次退居第二的位置。显然,新德里的首选是在可能的情况下与北京展开合作,只有在必要的时候才与之竞争。

毫无疑问,解密的印太战略提高了印度在全世界和印度周边地区的曝光度,印度也正得益于此。不难理解,印度政府选择了关注即将上任的新一届美国政府,而没有去强调自己与上一届政府的密切关系。事实上,对同一时间国会山骇人事件铺天盖地的报道,掩盖了印度的这一策略。此外,莫迪还有自己的一党政治私利,那就是不让印度人想起中国在边界上发起的军事挑衅,不让公众注意到印度领土有所缺失。同时,一个低调的回应也有助于缓解北京的忧虑,使其不再担忧印度已对美国言听计从。从中国官方的反应来看,这一招似乎起到了作用,中国的反应也全都集中在对美国的攻击上。

执行美国印太战略的关键手段之一是四方安全对话,或四国机制,这是一个由印度、澳大利亚、日本和美国组成的非正式论坛,该机制去年11月还举行了最后一次马拉巴尔海军演习。该机制在2019年被提升为部长级,在去年东京的第二次部长级会议举行前,各方曾讨论将这一机制定形下来。四国机制是一大重要发展,但印度却是该集团中的一个另类:美国与日本、澳大利亚都是条约同盟国,后两个国家近年来也结成了强有力的安全伙伴关系。

《印专家:印度忙于应对疫情和衰退 中国却更进了一步》美国前国务卿蓬佩奥(右一)同日本首相菅义伟(中)及印日澳相关官员会谈。图片来源:nicolas datiche/Agence France-Presse/Getty Images

四国机制是成功的,该机制表明亚洲所有大国在面对中国时立场一致。中国外长王毅严厉批评该机制,将它与北约相提并论就是明证。但四国机制仍然只是一个协商机构,远不是一个具有正式安全架构的集体防御组织。如果夸大该机制的实力和重要性,就像特朗普政府所做的那样,那该机制就可能刺激中国做出强烈反应,而四方机制本身却没有相应的应对措施。

以印度为例,这样的反应将会发生在中印长达2200英里的大陆边界上,那里也是其跨喜马拉雅山邻国发出最直接、最紧迫挑战的地方。四国集团以其目前的形式是无法缓解这些压力的,也无法弥补印度大陆的弱点。印度本国的海上实力被严重局限在印太地区,该国在更广阔的印太地区,甚至仅在印度洋都无法有效建立一个安全架构。印度经济疲软、军事现代化步伐缓慢,这些都导致印度根本无力担负这一沉重的期望。

拜登政府重新调整了美国外交政策的重点,开始强调价值观和民主,这两条与印太战略(这两条也是印太战略的一部分)一道用于管控中国的崛起。英国查塔姆研究所(Chatham House)最近发自伦敦的一份报告将印度与俄罗斯、土耳其和沙特阿拉伯一起列为“困难四国”,这是由于印度在莫迪印度教多数派政府领导下发生了民主倒退。外界更多地关注到印度存在不自由的多数派主义、国家认可和容忍暴力、以及在法治环境下无法对少数民族一视同仁并加以保护等现象,这就使拜登政府陷入到了尴尬境地。为了执行现实主义的印太政策,所有呼吁惩罚美国民主损友的声音都会被置若罔闻,但拜登政府宣称的价值观与其在该地区的实际利益之间将一直存在这种冲突。

一些人担心,因为拜登政府将主要关注国内事务,所以尽管它会优先考虑太平洋问题,但很可能会忽视印度洋问题。随着新德里制定出一个务实战略来对付更具敌意和专断的中国,它必将视美国为其印太地区的最重要伙伴。虽然目标已达成一致,但前路却将充满紧张、摩擦和压力——无论特朗普计划中列出了如何宏大的愿望,现实都将如此。

(观察者网由冠群译自美国“外交政策”网站)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